世說台語:「駒騅」是「古錐」(koo-tsui)可愛的語源

美國地理雜誌社出版的英文《歷史》(History)畫報雙月刊,2017年01/02號內載「絲路」一文,附有一幅中國唐代的仕官集團騎馬圖古壁畫,文中解釋說「騎馬」是那個時代「身份的象徵」(status symbol)。「馬」是絲路的進口物,即是西域的貿易品種,有如今日台灣市街上,某人坐車德國製的「寶馬」BMW 或是「賓士」Benz,車主的身份或可表示「好額人」有錢!唐代提起馬的名詩不少,如「遺卻珊瑚鞭,白馬驕不行,章臺拆楊柳,春日路傍情」(崔國輔〈長樂少年行〉)。



「馬」與台語或是福建話的生活環境並不密切,但是唐代開拓閩南的移民,想必帶來河南固始地方的俗語,台灣人的血統也許很複雜,但是用語,卻是承襲不少唐山的古老語言。市井小民的生活話語,則與漢字脫節,於是頻頻找不到正確的文字,譬如可愛叫「古錐」,毫無疑問的是借音的漢字複合詞。



「馬」除了姓氏及干支上的十二生肖外,在台灣人生活中很少涉及。日本則是因襲並保留可觀的唐代文物,又滲入近代歐洲文化及流行時尚不淺,動物或是文字用「馬」及其衍生字如「驛」、「馴」或是「駒」等用詞,比較平凡常見。



受到英國殖民統治的影響,賽馬遊戲仍然遺留在香港。日據台灣的興盛時代(約在1910-35年代?),政府開闢臺北「競馬場」(今北投區復興崗及其周圍,以迄北面接近舊道),市民也有飼養馬的人家。筆者年幼時代,偶爾闖入遠離賽馬觀望台的跑道外圍,坐在草地上觀看「跑馬」,家祖父則會提起他曾擁有「競馬場」內被徵收的土地,這是七十多年前的往事了。



小馬生相可愛,漢語叫「駒」;台語漢字音讀:khu,如「拘」或「區」。這個字也喻年少英俊的人,如「駒麗」引伸為幼童可愛的文語用詞。另一個良馬的派生用詞,則是源自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