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泥礦山下狼煙再起 村民痛批亞泥分化部落

亞泥礦山下狼煙再起 村民痛批亞泥分化部落
反亞泥自救會選在今天228特別日子在亞泥新城山礦場下燒狼煙,除有告慰祖靈之意,也向外界求援希望土地正義及傳統領域能被重視。反亞泥自救會長田明正表示,亞泥昨突然發表聲明將與當地玻士岸部落會議協商,不過富世村(玻士岸部落)是一個「行政區域」,玻士岸不能變身為一個「大部落」,大部落組成的部落會議也不應是亞泥對話的對象,「礦山下的居民才有同意權」!



「太魯閣口不是徐旭東的私人魚池,而是太魯閣族人的世世代代的傳統領域、更是當地部落族人的原住民保留地」,150多名礦區山下富世AYU部落居民控訴,每逢颱風、地震都心驚膽跳,深怕頭頂上這礦山一旦坍塌,「部落就將滅亡了啊!」。



田明正說,當地富世村有6大部落,只有AYU部落生存在礦山腳下,亞泥突然釋出善意,稱「要跟大部落協商」,但他認為AYU部落75戶、約150位居民的生存權益恐遭稀釋,顯然亞泥不跟山下部落對話,鼓譟其他部落成立「大部落會議」為對口,他痛批亞泥刻意分化族人同心。



田明正表達自救會立場說,亞泥表現出財團的傲慢,好像諮商同意權的行使要看亞泥的臉色,無視原基法21條。原基法明訂必須「在部落事先自由且知情之情形下」由部落居民行使同意權。但今部落並未「事先」「自由」知情,而是「事後被告知」展限情事;亞泥補辦「諮商程序」,無關誠意與否,只是在補救違法。



他說,過去官商勾結,亞泥無法擺脫責任,一定要顧到礦下部落的安全、一定要有社會良心。我們已經不想再容許繼續採礦,沒有所謂的「共存共榮」。政府應儘速重新調查核定亞泥新城礦區內之部落會議,以利族人依法行使諮商同意權。



自救會成員鄭文泉說「傳統燒狼煙是向各界求援」,部落內一旦發生無法解決的困難,就會燒狼煙向鄰近部落求援,如今財團惡霸、政府護航,村內6大部落又各有立場,礦山下的部落權益誰來伸張?自救會主張:「亞泥立即停止採礦,家園才會更安全」。



在當地發起「還我土地」運動的原住民田春綢,也在族人攙扶下,抱著當地族人50多年前的土地登記簿影本,她說,這些族人土地都是被政府財團強奪的土地,儘管自己身體不好,「只要還有一口氣在,都要跟亞泥討公道。」



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巴魕剌表示,立院開議將審礦業法,但亞泥礦業必要重視也是族人土地權益,「不公不義的展延不該讓它繼續下去」,她也認為,原基法規定諮商同意權要有關係部落的半數同意,而關係部落是由原民會解釋,因此原民會在解釋時,應該以部落人士權力為優先考量,她將為原住民土地正義嚴格監督。



玻士岸部落會議副主席陳孝文也來到現場,他表示,他是亞泥員工,也是富世村居民當然為部落權益著想,亞泥現在存在是個事實,而玻士岸部落去年11月才成立,但過程都是按部落會議程序進行,且部落決議非主席或副主席一個人就能單方決定,仍要部落會議共識決,因此餐夏族人稱,玻士岸部落不能代表部落立場?有失公平。



反亞泥老前輩田春綢(右)抱著60多份土地權影本,控訴財團與政府強奪原住民土地。圖/王志偉



原住民籍立委高潞‧以用·巴魕剌前往強調將在立院強力監督,尤其原住民諮商同意權必須落實。圖/王志偉



亞泥礦區山下太魯閣族人今齊聚放狼煙,情緒高亢誓死保衛家園。圖/王志偉翻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