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哀繆德生之死!

【專文】哀繆德生之死!
新聞資料說你享壽62歲,華人一向有「死者為大」的文化,都算虛歲(年尾生的人,會比實際年齡加兩歲),那麼你必定是1957年生的,在國民黨敗退來台8年之後,是不折不扣的「台生」(出生於台灣)。從屬地主義看,你是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長大的台灣人;但,你飲水不思源,不只自認是中國人,還鄙視唾棄生養你的台灣。



不過,如果你出生在美國,情況可能大不相同,你絕對會沾沾自喜地以美國人自居,跟歌手王○宏當年剛回台灣歌壇發展時一樣,開口閉口都說「我是美國人」;因為中國人有一大半都有美國夢,都想移民美加,移民不成,至少高幹家的孕婦,都千方百計地要去生一個美國籍的孩子,成為美國人的父母,國民黨的高官這類人一拖拉庫,馬英九、李慶安……等,不是一家都是美國籍就是擁有綠卡,蔣家庶出的蔣萬安不也是嗎?後來為了選立委,他「個人」才放棄美國籍的。



話說回來,1957年生的你,1958年823砲戰時,才不過周歲,不可能上戰場;自那年砲戰之後,台海無戰事,所以你雖是軍校畢業的職業軍人,卻是不曾上過戰場打過仗的太平軍人;那個反年改的頭兒吳○○,也是「台生」之一,砲戰發生時,才正要上小學,諒他這一輩子也沒有實戰經驗;沒有彪炳戰績,卻可以青雲直上,一路升官當上陸軍副總司令,我只能說他祖上有德或好狗運吧!



823砲戰爆發時,適逢筆者即將升小四的暑假開學前一週,戰後出生於鄉下的我,對戰爭沒概念,也不知其可怕,反倒是對祖父每天拿到《國語日報》(父親為我們幾個姊妹訂的)時口中直念「昨天共匪又對金門打了幾萬發幾萬發砲彈」的憂恐表情和顫抖的聲音,印象十分深刻。



筆者的父執輩都經歷過二戰,目睹過美軍大轟炸,尤其被日本政府拉去當軍伕失聯多年的的表叔,在我上學之前才從南洋回來,大家都餘悸猶存,他們的憂恐是必然的;當然還有一個更直接更切身的原因,是我的叔叔(祖父的么兒),當時正在當兵,還有一年的役期,隨時要調往金門;而一個跟我叔叔同年一起被徵兵的鄰居彭叔叔更慘,他抽到的是金馬獎,正在金門最前線當兵,吉凶未卜。



那位彭叔叔是家裡的獨子,上有5個姊姊,他父親晚年得子,對他的期待自不在話下,沒料到二戰才結束13年,台灣壯丁又得面對殘酷的戰爭!



當時還沒有電視,鄉下多數人家家裡連收音機都沒有,識字有訂報會寫信的不多,在音訊不通、生死不知之下,年近70的彭家兩老憂急成疾,雙雙臥倒在床,沒錢就醫,女兒們都出嫁了,住得近的兩個也只能偶爾回來幫忙照顧一下;我記得9月開學之後,每天上下學經過他家,都會聽到老人家的呻吟聲,覺得他們好可憐。雖然我父親及鄰居都曾到鄉公所的兵役科幫他們提出申訴,但鄉公所都說非常時期,無可奈何。誰知兩老竟等不及兒子服役期滿歸來,雙雙在砲戰期間過世了,這是我小學時所知道的最悲慘的事。



在砲戰中陣亡的台籍阿兵哥,沒有任何撫卹金,那位彭叔叔的父母,因他在最前線當兵憂勞而死,也沒有任何慰問金,現在彭叔叔90歲了,也沒有半毛錢退伍年金或榮民安養費,他們又該跟誰討公道呢?



反年改的將官們,一再宣稱他們的職業特殊,風險特高,所以年金樓地板不能跟公教人員一樣;他們又自稱犧牲青春、冒著危險才換來的退休年金,絕不能砍……云云。請問,除了富二代、官二代,哪個人不是在青壯時期奮力工作、用青春換取家庭的溫飽呢?捕魚人天天在海上與風浪搏鬥,不危險嗎?電力公司的外勤員工,颱風天在狂風暴雨中,爬高搶修配電輸電設施,不危險嗎?警消們在地震後的危樓中搶救受困的人們,不危險嗎?警察追捕擁槍歹徒,他們的危險會比軍人少嗎?連一般人認為危險性低的教育工作,現在都危機四伏了,因為黑道進入校園,黑道家長毆打老師、流氓學生恐嚇甚至打老師的事件時有所聞,哪個行業沒有風險呢?



再者,那些將爺們若沒有義務役的阿兵哥們,在第一線衝鋒抗敵,他們能安穩升官嗎?「一將功成萬骨枯」,星爺們能肩配閃星、活到高壽,是多少義務兵流血流汗換來的?台海無戰事,多少軍官以修理阿兵哥為休閒娛樂?戒嚴期間,軍中又存在多少阿兵哥冤死的黑案?解嚴後的9年(1996年)發生江國慶案,解嚴26年後(2013年),都還發生洪仲丘命案,解嚴之前,軍中之黑,無法想像,職業軍人,尤其是吃香喝辣的星爺們,你們如何對得起納稅供養你們的台灣人?



說實話,台灣沒有對不起吳○○等星爺大老們!昔日高喊反共口號的那一票人,如今高唱中共國歌,不反共了,連「國軍、解放軍都是中國軍」這種敵我不分的鬼話都說得出口,請問,國人又要如何尊敬你們?沒有繳過一毛錢稅金,卻能享受優渥的月退俸,卻全然不顧軍人退撫基金要破產的危機,帶頭反年改鬧事,讓大家同歸於盡,怎麼還有臉出來召開記者會說大話,讓人不禁要問天理何在?面對以前陸軍官校門口「升官發財請走他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的對聯,你們真的問心無愧嗎?你們怎麼進軍校門的?



再說白一點,如果覺得自由民主的台灣,不是個國家,也不是你們的國家,不適合做為你們安身立命之地,中國才是你們認同的祖國,而且國軍共軍一家親,你們大可以搬到中國去住,祖國應該會很歡迎你們才對。



以我這個深受黨國洗腦之毒,被反共復國神話騙了大半生,直到解嚴後才覺醒的3年8班生看,如果繆德生上校是對101大樓前那幫囂張揮舞五星旗的歹徒橫眉怒吼,是為捍衛台灣的主權獨立與民主法治而對抗犧牲,那麼你死得壯烈,我們對你致上最高的禮敬,主張讓你覆蓋國旗入祀忠烈祠;但今天你是為了一小撮反對台灣甚至想出賣台灣的人的私利,而要陷國家於萬劫不復之境,來白白送命,我只能非常遺憾地為你嘆息不值;我更要譴責那些只會在背後煽風點火、鼓動中低階軍官當馬前卒、只想坐享其成的高階星爺兒們,無格卑鄙!可悲可恥!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