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落腳台灣勝於西進、南向

專訪/落腳台灣勝於西進、南向
台塑化董事長陳寶郎是國內石化界大老級人物,從中油到國光石化,再到台塑化,一路走來,親身見證台灣經濟發展歷程。



面對台灣低迷的投資環境,政府已將提振投資視為執政要務,忙於為企業解決五缺問題。在國內,向來具有指標性意義的石化大廠台塑化,動靜之間,備受關切;台塑化董事長陳寶郎更是國內石化界大老級人物,從中油到國光石化,再到台塑化,一路走來,親身見證台灣經濟發展歷程。近日,陳寶郎接受本刊專訪時強調,2018年石化產業將延續2016、 2017年的榮景,鋼鐵業也十分看好;所以,面對樂觀的2018年全球景氣,我們不能錯失良機;此際,政府勇於面對五缺問題,鼓勵企業投資台灣,是正向思維。以下是本刊專訪陳寶郎董事長紀要。



《民報月刊》問(以下簡稱「問」):最近,政府積極著力為企業排除投資障礙,解決五缺問題。就您觀察,政府確實已感受到台灣投資不振的嚴重性?

陳寶郎答(以下簡稱「答」):我認為,政府非常認真面對這個問題。大家都知道,台灣缺乏天然資源,石油、金礦、銀礦、煤幾乎樣樣都缺,可以說,唯一的資源就是人。在台灣,只有三分之一的土地,可以耕種經營,其餘的三分之二都是山地;而在這三分之一的土地上,住了兩千多萬人,人口密度在世界上,是屬一屬二。

沒有資源,台灣憑什麼養活這麼多人?又怎麼過更好的日子?過去,我們從國外進口便宜的原料,進行加工或精煉,變成產品;其中,具有高附加價值的產品,就進行外銷,賺取中間價差,賺外國人的錢,養活台灣人。



:欠缺資源的台灣,必須不斷藉由產業轉型,維持一定的經濟成長,支應這地的百姓所需?

:在台灣,加工業雖已失去競爭力,但不斷轉型成長的工業,還是重要支柱;事實上,服務業得靠工業才活得下去。最明顯的情況,就是銀行;如果沒有工業,誰向銀行借錢?所以,要不斷投資,帶動產業發展。



:但台灣投資低迷的景況,存在許久;工業發展所面臨的五缺問題,解決不易?

:台灣欠缺國土規劃,投資所需要的土地尋找不易;在陸地投產,排擠農業生產,防坡地也不合適,潮間帶不能蓋工廠,會干擾海洋生物;以彰濱工業區而言,負面表列十項產業如石化、煉油等,都不被接受。

再者,環評也令業者十分苦惱。一般大型投資計畫,都需要通過環評,變數很大。大家都知道,投資不振,游資無處可去,銀行充滿了爛頭寸。

新投資少了,就好像人體新生細胞少了,而舊產業又面對汰換的壓力,結果,可經營的產業愈來愈少,如何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從前,大學畢業就準備就業,現在,找不到工作,繼續唸研究所、博士班,學歷愈高、愈突顯低薪問題。這正是台灣目前的景況。



:現在,政府已將提振投資視為首要之務,也以新南向政策鼓勵台商海外投資,您認為,多管齊下策略,是否很快就能看到成效?

:台灣的經濟在國際間已被嚴重擠壓。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以台塑集團實際所面臨的問題,確有難度。

首先,要考量的是,台灣對外的經貿關係如何?我們和往來的國家簽定貿易協定了嗎?如果沒有,當互惠國享有零稅率,我們卻必須被課徵7%、6.5%、20%的稅,如何競爭?以往,在越南的油品市場,台塑化賣得最好;只要,大家賦稅條件相同,即使抽重稅,台塑化仍可保有競爭力。只是,現在越南市場,日韓等國都享有零稅率,但我們仍需被抽7%的稅,結果,就只有退出。稅率問題不解決,台商怎麼敢放膽南向?



以往台塑化在越南油品市場賣得最好,現在因無簽署貿易協定,被抽7%的稅,只有退出。圖為台灣與韓國、新加坡的自由貿易協定簽署情形比較表。

再者,在當地遇到困難,可以找誰協助處理?以台塑越鋼而言,鋼廠還在興建中、尚未運轉,怎麼會污染害死很多魚呢?我們的政府不是不努力,但當政府積極尋求溝通時,對方政府拒絕會面。台塑越鋼的經驗,讓我們理解,這不是對錯問題,是攸關生存的現實問題。

強化投資,絕對是重點。而就分散風險的角度而言,政府認為,不要一味西進大陸,可考慮到東南亞投資,也是很好的提醒;但更重要的是:在台灣投資。因為,海外投資,為當地創造就業機會,促進當地經濟發展,活絡當地市場,也在當地繳稅;對台灣而言,台商大規模的海外投資,對台灣有什麼幫助?

川普的作法,值得我們深思。川普是個典型的生意人,他以美國第一,企業、工廠只要回美國,即可享有減稅優惠,在海外生產銷美美國,就課重稅。所以,政府應需鼓勵大家在台灣投資。只是,台灣的現況,不易提供好的投資環境;誰執政,都必須面對這道難題。



陳寶郎認為行政院長賴清德非常認真在解決「產業五缺」問題。

:面對台灣投資障礙,不論是土地、環保、電力供應等議題,台塑化常常處在鋒頭上,對於箇中滋味,感受極深?

:台灣石化業有幾個大型工業區,如麥寮、大社、仁武、林園等,而競爭力最好的是麥寮工業區。但一提到煤,就挑起大家的敏感神經;用煤發電,對健康的危害眾說紛紜,所以,不論如何解釋,民眾都不易接受。

去年,石化業景氣好,我們是百分百運轉;夏天,電廠也不敢歲修;那時,工廠滿載,但未傳出空污問題;為什麼到了秋冬,台電好幾個電廠都在大修,用電少了,何以空污反而更嚴重呢?環保署的報告資料,說明空污來源:32%來自境外,36%源自於運輸車輛,工業部份約23%-24%,至於電廠,只占2.9%,另外,石化加化學材料2%,烹飪用3.6%,其中,電廠所造成的空污,甚至比烹飪還低,但為什麼感覺起來,工廠卻成了空污公敵,原因在於:工業區內有煙囪,大家看得到。



台灣石化業有幾個大型工業區,如麥寮、大社、仁武、林園等,而競爭力最好的是麥寮工業區。圖為台塑企業麥寮園區。

:五缺中的缺電,也是企業極苦惱的問題;在此,能源政策轉換,似乎更加深它的困難度?

:是。以電力而言,無核是很好的想法,但風電卻非穩定的供電來源;同時,架設風電,同樣要面對環評問題;另外,太陽能供電,問題也不少。2025年,再生能源是否真能達到供電目標?挑戰實在很大。



:台塑化的麥寮廠,坐落在雲林,有關台塑化在地投資所遇到的問題,雲林縣政府的態度如何?應是全力協助解決?

:理論上是如此,但我們理解雲林縣府的為難,原因卡在中央與地方財政劃分法,使得縣府愛莫能助。相較於台塑化在美投資,感受到美國州政府在面對新投資案時,積極主動、竭力爭取的態度,台灣難望其項背。



台塑集團在赴美投資過程中,真實感受到美國州政府的企圖心。圖為台塑集團美國德州廠的擴建簡介。

十幾年前,台塑集團即開始赴美投資;過程中,真實感受到美國州政府的企圖心。記得,總裁王文淵親自前往美國視察,德州州長聽說王總裁住休士頓,立刻趕至總裁下塌的飯店,說服總裁擴建;次日,路易斯安那州州長也趕來,向王總裁強調,路州比德州更好;那時,台塑已和德州議定投資事宜,但面對路州州長的積極態度,即使德州投資案已確定,仍派人前去考察路州的投資環境;結果,發現州政府已經為台塑找好了地,同時,為台塑解決環評問題。當你看到州政府如何在居民說明會上,協助企業面對問題,當然會大大提升投資的意願和信心。我們政府希望企業投資台灣,是否也展現同樣的企圖心和迫切感?

(本文轉載自《民報月刊》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