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中共攻台之前會出現哪些警訊?(中)

【專論】中共攻台之前會出現哪些警訊?(中)
編按:本文摘錄遠流出版《中共攻台大解密》一書,作者易思安,現任華府智庫2049計畫研究所研究員。



第一類:備戰

中國若想派遣軍隊,實際上岸攻占像台灣這種防禦堅固的大型島嶼,作戰的方式會跟其他規模較小、難度較低的作戰行動(例如從空中轟炸台灣,或從海上襲擾台灣)完全不能相比。全面入侵的準備工作非常浩大,難以隱藏,因為必須動員龐大的人數,攻台行動的勝算才會高。



根據解放軍文件,攻台作戰無比複雜,直接影響到數以百萬計的參戰人員的身家性命。要執行攻台作戰,中共所有軍事單位、文官系統與企業組織必須緊密合作,因此每個單位都必須為了大我的目標,放棄小我的利益,解決每個組織團體裡都有的搞小圈圈、搞衝突鬥爭。



中國分析人員清楚指出,想徹底消除職場上的政治角力、部門之間互相競爭的次文化,以及派系之間的不和,其實是不可能辦到的,尤其是在中國這種官僚主義根深蒂固的社會。既然辦不到,中國會把舉國努力的焦點放在只要消除重大的差異與歧見就好。要應付即將到來的攻台戰爭,中國必須想盡辦法進行組織調整、擬定計畫、協調任務,這意味著,中國高層人士(他們的日常行程向來受到外界密切觀察)必須親自出面,彼此開會討論當前局勢發展,然後再開會擬定計畫,接著再協調每個人要做什麼、何時要去做,才能讓計畫圓滿實施。



因此我們可以預測,在開戰之前的幾個月,共產黨與解放軍的領導人會展開一連串閉門會議。除了中共的中央政治局會在北京緊急召開一系列會議之外,至少會有一場重要的作戰計畫與協調會議,可能會在東部戰區司令部舉辦。假如真有這場會議,那麼與會人員應該是陸海空三軍、火箭軍(按,前二砲部隊)、航天系統部(太空軍)、情報機關、公安部門、民兵部隊、省政府與市政府等組織的執行長官代表。出席作戰會議的每個人都代表一個組織,每個組織都在即將爆發的戰爭中扮演重要角色。大家可能會選出一小群獲得信任的頂尖精英,任命他們為「聯合攻台領導小組」,或稱「聯合攻台指揮中心」,負責將作戰計畫的細節定案、調解單位間的爭執,以及將委員會的決議發送到各自所屬的軍事、非軍事單位的各個指揮層級。



精英小組的任何一個組員,都有可能會是外國的間諜,他們親近的朋友當中也可能是外國間諜。中國的組織有個特點,那就是根據人脈與親族關係來判斷成員的忠誠度。共黨高階要員的親屬,不論多麼無能、個人操守多麼可議,通常都會比同儕得到更多優惠待遇。中共的制度裡,很少看見制衡這件事,而且制度本身就不透明,貪腐充斥。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難免會發生洩漏情報的事。就算我們假設中共的安全措施執行得完美無瑕,光是某些領導人召開非例行性的會議,應該就能讓台灣(與美國)的情報分析人員看出風暴正在醞釀,尤其是在海峽兩岸關係惡化、局勢異常緊繃的時候。



等到Z日逼近,人民解放軍的火箭軍會把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從本來的駐防地搬出來。這些飛彈會從中國內地深處山區的公路、鐵路浩浩蕩蕩開往發射地點。抵達後,就開始執行發射前檢查、彈頭對接的演習,以及進行測試。全面展開部署後,數千個飛彈發射台、通訊車、安全警戒車、後勤支援車就會開始移動,載運著一大群人。這一大群人裡面,每個人在故鄉都有朋友、家人和鄰居,其中會有人多嘴或粗心,漏了口風。當地的台灣臥底特工可能會注意到相關的閒聊,於是回報異狀。另外,在遠處偵察的竊聽衛星、偵察機和其他監測系統,也會注意到有數量龐大的戰略飛彈在移動。這時在台北與華府,警示燈就會開始閃個不停,國安電話開始一通又一通打來打去。



不只飛彈開始移動的警訊會突然增加,還有許多和平時期沒有動靜的中共部隊也會動起來。中國的防空部隊會離開平時的駐防地,大舉進駐福建省,在準備好的地點搭建地對空飛彈發射陣地,加強防守地下指揮碉堡、空軍基地和港口設施周邊容易受到侵犯的領空。專門執行兩棲攻擊的精英部隊將取消所有休假,全員動員,把裝備整備好,準備進行部署。後備部隊與民兵也會奉召入伍。這些異於例行的緊急移動,不論協調與隱藏得多好,都會對中國的通訊、運輸基礎設施帶來巨量壓力,所以很容易被注意到。中國各地的火車站、公車站和機場將擠滿軍隊,台灣海峽內中共控制的島嶼和中共部隊的集結區將湧現穿制服的軍人,每個人都能看見。



解放軍接著極可能展開一系列的演習和兩棲作戰操練,讓即將投入這場殊死戰的部隊提升備戰層級。中國東南部的幾個集團軍將舉行全員登陸演習,旅級、師級部隊完整模擬搶灘攻擊。戰事越來越迫近,中國將領這時開始全力投入昂貴的資源練兵,把疏漏的地方補上。解放軍裡的政委通常負責所有關鍵決策,一般而言政委們行事謹慎,錙銖必較,只求避險。但現在已不是和平時期了,一般預料政委們會放手讓司令員(軍事指揮官)大幹一場,允許他們舉行密集的實彈演練、夜間戰鬥操練以及野戰演習。此外,解放軍也可能舉行陸海空三軍與火箭軍共同參與的大規模聯合作戰演習,參加這些演訓的軍人在操演結束後不會返回基地,而會被派到沿海地區已知的登船地點或附近地區,集結於沿岸的港灣。



屆時情報將顯示,規模龐大、極具威脅的部隊正在移動。電子光學衛星的遠距偵察系統會從太空拍攝到中國的坦克、飛彈發射台、火炮部件和裝甲車輛大排長龍,由平板火車裝載,有的正在運輸途中,有的已經運抵重要的火車站,等待卸下。偵察照片將看到,沿岸正建造綿延無盡的營區,運輸船在近海徘徊,附近有部隊在集結編組;直升機的活動也變得更加頻繁,來自中國各地的航空部隊紛紛飛入,降落在福建省的機場。全球的情報官都會發現,數位地圖的螢幕上有一支規模浩大的紅軍正朝台灣移動,活像滾珠軸承被吸向磁鐵似的。



空中的活動也會讓中國露出馬腳。中國東南部距離台灣夠近、戰機延長作戰半徑就可涵蓋台灣的軍用機場,約有二十座。在假想的Z日之前,大量戰鬥機與戰鬥轟炸機將從遙遠的內陸基地,進駐到東南沿海的這些機場。一般相信,這些戰機一旦進駐前線基地,就會展開密集演訓,著重在提升夜間作戰能力、空對空作戰、轟炸與電子干擾的能力。空軍部隊不僅會進行極度嚴苛的作戰訓練,也可能會演練若駐地機場遭破壞時,如何分散到備降機場,以及如何從備降機場起飛執行任務。空軍部隊移動到後備基地後,維修與後勤支援人員也要跟著過去。此外,無人飛機部隊也會集結在前線基地,中國的空降兵部隊也會演練空降作戰,模擬攻占機場。



到了某個時間點,解放軍的軍艦與潛艇也會啟航前往黃海、東海與南海的作戰區。解放軍海軍的灰色艦身將與被動員而來的大量民船聯合演練作戰隊形。海軍的噴射機與直升機可能也會參與這些海戰操演,演練自己的任務,為艦隊提供空中防禦。海軍演習結束後,許多參加演習的艦隊或許不會回到基地,而會待在面對台灣的沿岸,躲藏在安全的港口和天然港灣裡。



中國境內的民航交通可能變得十分緩慢,因為要騰出空域進行軍事演習,進出大城市的民用航班被迫減少。在上海這樣的城市,噴射戰鬥機和其他飛機從附近機場起飛演練攻台作戰任務,當地人都會看見軍機以浩大的編隊低空飛行。另一個清楚的凶兆就是出現了大量海上民兵船隊集結,擠滿了江蘇、浙江、福建與廣東的港口與駐泊地。



有人認為中國攻台時將派出兩支兩棲部隊,各自進攻不同的海灘。一支從平潭島和南日島附近的基地出發,可能瞄準台灣西北海岸。另一支兩棲部隊從東山島和南澳島附近的兩棲作戰基地出動,攻擊台灣西南海岸。溫州、福州、廈門、眉州和汕頭這幾個港口將扮演吃重的角色。



如果有大量船艦聚集在中國沿岸的這些敏感地區,可能就表示中國即將展開攻擊。在Z日之前,中國應會採取一個極度挑釁的手段,以求造成局勢不穩:進行核彈試爆。這是有先例的,一九九五年到一九九六年台灣海峽危機期間,中共在九五年夏天引爆了兩次核彈,每顆都是在政治局勢極度敏感的時刻引爆。解放軍內部文書指出,中國如果要攻台,可能會進行核武試爆,以嚇阻美國干預。不論中國是否真的會進行核彈試爆,我們都可以大膽推斷,中國將提高核武備戰層級,命令核子彈道飛彈潛艇開出海南島的地下基地。此外,北京也可能把核子飛彈發射台從駐防地移出來部署,接著再撤回中國中部的荒僻山區。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