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天主教僑領批:教廷高官出賣良知

華人天主教僑領批:教廷高官出賣良知
在梵蒂岡與北京熱議建交的過程中,教廷一位主管社會問題研究的高官讚揚北京的言論引起了反彈。不僅有天主教神父批他「天真」,一位華裔天主教僑領也寫信抗議他違反天主教原則。



路透社日前引述梵蒂岡高層人士談話指出,教廷與中國有關主教任命問題的架構協議已經完成準備,幾個月內就會簽署,這將是中梵關係重大突破,甚至可能促成兩國建交。



美國之音報導,紐約華人總商會執行主任、天主教徒於金山,星期四致函羅馬梵蒂岡宗座社會科學院院長索龍多主教((Bishop Marcelo Sanchez Sorondo)),稱他最近訪問北京歸來發表的讚揚中共的言論,會被人認為是他「在彌撒前喝多了聖酒,抑或是去逛了一下中國的迪斯尼世界」而發的怪論。



主教:中國人是教會社會教義的最佳執行者



美國之音報導,索龍多主教是梵蒂岡研究全球社會問題的機構宗座社會科學院的院長。他最近接受《梵蒂岡內部通訊》採訪時說,「現在,教會社會教義的最佳執行者是中國人」。



這位75歲的阿根廷主教去年8月訪問北京。他在採訪中說,「我發現了一個非凡的中國,大家不知道的是,中國的核心原則就是工作、工作、工作……就如保羅所說『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



他讚揚中國「沒有貧民區,沒有毒品,年輕人沒有吸毒。而裡面卻有積極正面的民族意識」。他甚至認為中國尤勝於美國,「經濟並沒有像在美國發生的那樣主導著政治。」



與納粹思維如出一轍



屬於紐約華埠聖博德天主教教會的於金山在寫給索龍多的信中說,索龍多無視「中國的棚戶區、毒品、監獄裡滿是毒販子和政治犯、天主教會遭關閉和破壞,以及北京『驅逐低端人口』的現實,卻高談中國人努力工作,其思維跟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納粹對待猶太人無異,他在信中說:



「換句話說,中國人沒有人權,所以必須工作,或者滅亡;必須生活在政府的意志之中」,「這個世界都還記得奧斯威辛集中營大門上的話:『工作讓你自由』。」



於金山說,索龍多認為中國人只配工作,工作就是自由,不作奴工就要死亡,這不是二戰時德國人對猶太人的做法嗎?我沒想到教宗的社會科學院院長能夠講出這種違反天主教真理的話。



於金山批評索龍多對中國的迷戀到了「為北京摘取囚犯和死刑犯人體器官進行辯護」的程度。



索龍多2017年2月邀請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參加由梵蒂岡宗座社會科學院主辦的反器官販賣峰會,是給予仍依賴死囚器官的中國一個平台,為其器官移植項目增添合法色彩。



路透社的報導說,「梵蒂岡和天主教官員就教廷與中共的和解爆發了一場不聖潔的口水戰,紅衣主教、大主教和神父陷入了一場不自主的交火之中。」



天真如愛麗絲漫遊仙境



專門研究中國的亞洲新聞通訊社負責人塞爾維萊拉神父,在一篇社論中批評宗座社會科學院院長索龍多「天真」的如愛麗絲漫遊「仙境」。



他寫道:「我們可以理解在中梵關係熱中人們溺愛和吹捧中國文化。但是把崇尚中國當作一種意識形態加以肯定會成為教會的笑柄。」



美國National Review報導稱,梵蒂岡亟需對中國的現實情況加以核實。報導說,天主教社會學說建立在四個基本原則基礎之上:個人不可侵犯的尊嚴和價值、人人有權行使自己的權利、社會多元和公民社會的重要性,以及團結的必要性。



報導說,這些原則幫助塑造了1989年中歐東歐的良知革命,在20世紀後半葉的拉美和東亞民主變革中也起了作用。但在2018年,這些原則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理論和實踐上否定了。



報導說,索龍多在中國沒有看到的是:1000多勞改營遍布中國、國家決定夫妻生育幾個孩子、國家對違反生育政策的懷孕婦女強行墮胎、人口控制政策導致嚴重的男女比例不平衡、戶口政策扼殺國內的自由遷徙、無神論的共產黨以宗教迫害為其鎮壓的主要手段。



不應在交易前出賣良心



於金山說,傳播福音是教會的主要任務,教廷希望擴大在中國的影響是個可以理解的理由。但在跟中共交易之前不能把良心出賣,宗教最大的實力就是良知和真理。



據報導,教宗方濟各為與北京盡快建交作出巨大妥協,決定接受北京任命但為教廷反對的主教。究竟是教宗影響了索龍多,還是索龍多影響了教宗呢?於金山說,他們是互相影響,



「他們兩人都是阿根廷人,那裡上世紀90年代很流行所謂『解放神學』,對古巴獨裁者卡斯楚也不遺餘力地支持,認為社會主義的實現就是耶穌基督思想的實現,認為共產主義雖然剝奪了人的尊嚴,但實現了人人平等的目標。」



金山說,他們沒有看到,共產主義的階級分得最多,貧富不均比誰都厲害,貪腐因為沒有製衡非常普遍,共產主義製造貧困、剝奪人權和信仰的權利。



於金山表示,教宗急於跟北京建交很大程度上基於天主教在中國的傳播遠落後於基督教的傳播,梵蒂岡以為,如果跟中共政權達到某個妥協,也許天主教也會很快傳播,這是一個非常不了解中國大陸的一個邏輯。



於金山說,基督教傳得快不是中國的三自愛國教會傳得快,三自教會1949年有多少人?現在可能更少了;而基督教傳得快是因為家庭教會,也就是地下教會傳得快。最近幾年梵蒂岡為了避免得罪北京,一直壓制自己的地下天主教會,你自己壓制的話,它怎麼會傳得快呢?



於金山說,北京也不必過於樂觀,認為梵蒂岡妥協後所有的地下教會都會歸到共產黨屬下,「地下教會是春風吹又生,你要把學習習近平思想置於聖經之上,別人還是可以開地下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