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不回家/基層警察:排休靠運氣 休息比加班費重要

過年不回家/基層警察:排休靠運氣 休息比加班費重要
每逢春節假期,是大部分人難得可以放長假好好休息、和家人團聚的日子,不過事實上仍有許多人必須守在工作崗位上,本文專訪在新北市擔任外勤警察的金永正,聊聊當警察的酸甜苦辣,以及過年期間仍要值勤上班的心聲。



金永正從警專畢業「入行」到現在已經兩年多,年紀還很輕的他,對警察的工作卻已經有一定理解和想法,這也是他第二次遇到春節假期,警察的排班方式和一般勞工不同,他指出,警政署有規定,不過每個規定到了各地方分局又會「因地制宜」做調整,他們所的春節年假分為前半段和後半段,一個外勤有四天的連續假期可以休,大家可以依照自己的需求和負責排班的學長報備,基本上都還算有彈性。



金永正表示,他今年很幸運,因為剛好原本的一週兩天例休就落在除夕和初一,加上四天的年假,因此今年整個年假期間,他是15.16號例休,17.18.19號上班,然後20號(初五)才開始放連續四天的年假,休在後半段還可以避開過年的人潮車潮,金永正說,「反正我是台北人,阿嬤又住在新竹都可以當天來回很近」,他就很大方和負責排班的學長表示自己多能配合,看怎樣排比較方便。



講到連假期間的工作,金永正也說,像是遇到國定假日的話,如果剛好有排上班,就可以多給一些加班費,「但時薪160,上班十二小時,給8小時的加班費也才一千多,我寧願放假」金永正進一步說明,如果剛好國定假日遇到輪休,就可以再補一天,比起領加班費,因為平常每次上班一上就是12小時,他還是比較希望可以在家好好休息。



金永正也坦言,派出所目前人力仍有不足,也知道不可能真的能補足所有人力,但目前所長人還算明理,在排班上也做了很多調整,外勤大多一週仍有連續兩天可休息,每個月換一次,二月他就剛好休在星期五和六,他的上班時間也從之前曾有的把12小時拆成好幾個班,每天上下班時間都不同、回家只能睡覺起床又立刻得去上班的情況調整為較長的休息時間,讓生活作息能較為固定,但由於排班規則複雜,很多時候是「因人而治」,所以警察遇到長官不給請假、要拿績效來換休息等狀況還是存在。



年節期間如有執勤上班,派出所也會訂購年菜,金永正說,本來之前看到冰箱塞滿了水餃,他還內心暗叫不妙,想說今年該不會過年上班只能吃水餃了,不過雖然後來確定有訂年菜,金永正還是臉很苦的表示,外面叫的年菜很難吃,去年過年時,有一位會下廚的學長,煮了西班牙海鮮燉飯和德國豬腳讓大家當年夜飯,真的超級好吃,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懷念。



警察過年前後的工作又和平常有何不同?金永正笑著說,很多民眾會一直通報妨礙安寧,因為被放鞭炮的聲音吵到,但事實上警察跑到現場,通常鞭炮也都放完了,加上轄區的人口非常密集,有時候一下子來超多通報這邊也有那邊也有,根本也跑不完,「反正過年有過年的作法!」因為內勤幾乎是全部都跑去放假了,所以人力也特別吃緊,他們會視情況彈性調整處理方式。



另外過年期間,被稱為警界年度大戲的「春安工作」也是過年期間特有的工作專案,以往的春安期間有時長達1個半月,所有員警都被要求「停休」,為了春安的刑事績效,有時還得「養案」;交通績效就要擴大臨檢抓酒駕等等,金永正則說,今年「春安」改名叫做「加強重要節日安全維護」,他還因此重做了全部的跑馬燈,但換了名字,事實上工作內容差不多,雖然警政署對外說不評比,績效也回歸常態評核,但實際上「還是會簡單排個順序」,換湯不換藥,因此有些「業績」還是要跑,他們目前仍有些「養案」的情況,會在年前把一些交通罰單開出去。



金永正也補充,像過年前就要開始測尋失蹤人口,確認這些失蹤人口回家團圓了沒,他們會一一打電話去有報失蹤的家庭問,然後再拜託民眾幫忙簽名表示是某位警察幫忙找到了,很像在當業務員,就算說沒有評比,春節期間最好還是別讓績效掛零,有次所裡有個學弟因為太菜不懂,一直被長官念,好不容易終於找到一個失蹤人口卻不知道怎麼進行測尋,他就陪著學弟跑一次流程。



「過年最好笑就是護鈔」金永正也說,從過年前開始到年節期間,還要先分配登記哪個外勤人員要登記哪幾天去護鈔,有的長官還會要求警察到自動提款機旁邊守候,主動幫領錢較多的民眾護鈔,「事實上護鈔更明顯」金永正說,過去是民眾主動申請才護鈔,現在警察自己跑去保護民眾領錢,他認為反而此地無銀三百兩。



金永正直言,其實警察的業務有很多都蠻怪的,像是現在還有警察要負責微電影製作、媒體公關、出去外面交通指揮還要開臉書直播等,警察工作權益促進會的理事郭歷軒則說,警察現在很積極想要改善民眾對警察的觀感,不過心裡的觀感這種事情實在沒辦法量化,所以只好透過點閱、按讚分享數等,來作為經營這塊業務的績效標準,反而出現很多怪現象。



像是「高雄市政府警察局」的臉書粉絲專頁擁有三十一萬粉絲,深受民眾喜愛,主訴求是「愛與鐵血」,經常會將警察執勤例如追緝罪犯的的行車記錄器影片或是辦案過程等影像後製上傳到臉書,並搭配上宛如綜藝節目或是動作電影般的字幕和特效,金永正直言他認為這樣「太變態了」,但許多地方的警局反而都起而仿效,所以才會出現警察拿著藍牙麥克風在直播交通指揮的勤務工作等奇怪情況。



比一般人更長的工時,更少的休假,金永正的職場生活充斥著許多他不理解也看起來不太合理的規定,當然還有非常重的「學長學弟、師徒制」,不過金永正表示自己並不特別後悔當警察,雖然當初被家人送去警專心裡百般不願意,當年也很憤世忌俗,認為為何其他同學上大學都在玩,他卻天天被念被操被罵等,不過事到如今,金永正似乎也習慣了警察生活,自己也成為「學長」後,平常帶著學弟出門巡邏、執勤等,他雖然兇但是也對學弟們非常照顧,希望學弟都能盡快脫離菜鳥,找到在警察這一行的生存之道,該爭取的就爭取,該休假就休假,面對不合理的要求也不該輕易接受,「別忘了這是國家給你的權利」金永正說。